您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故事 >

国内震惊并成为悬案的彭加木死亡之谜,准确的说应该叫彭加木失踪之谜。

彭加木,原名彭加睦,1979年任新疆科学院副院长,他先后15次到新疆进行科学考察,3次进入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罗布泊进行探险,1980年6月17日在罗布泊不幸遇难。

彭加木死后,尸体一直未找到,27年后,科考队找到一具干尸,身高、体型、宽额头等都与其相仿,甚至身上的衣服、腕表都惊人的形似,但验尸结果却不是本人。与此密切相关的未解之谜还有罗布泊僵尸案、双鱼玉佩之谜等。

1980年10月11日,香港《中报》在头版头条以醒目的标题刊登了大幅新闻报道。报道说:“就在北京透露出彭加木身亡大漠的同时,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与彭加木结识三十多年的老友、中国留美学者周光磊却于9月14日晚在一个饭馆里见到了他。

当时惊诧之情,读者可以想见。但还有比发现彭加木更使人惊诧的,即彭加木竟然否认自己是彭加木。而且迅即与两个同行的美国人离开了这家饭馆。”

周光磊说,与他一同就餐的朋友中,有两人熟悉彭加木,他本人和彭加木30年前就认识,1979年回国时还与彭加木见过面,岂有认错人之理?

此消息经《中报》一发表,美国合众国际社立刻转发;“美国之音”也迅速广播;日本《产经新闻》马上转载;台湾的广播电台也反复播出。一时间,彭加木逃往美国的传闻和消息纷纷扬扬……

为了驳斥彭加木逃往美国的传闻,中国科学院果断决定,再一次组织大规模搜寻,时间从1980年11月20日到12月20日。这一次规模之大,人数之多,时间之长,都是前几次所没有的,人们下定决心:就是活着的彭加木找不到,也要找到彭加木的遗体和遗物。

这次大搜寻的队伍由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、新疆军区独立5团、通信兵部队、汽车56团、兰州407部队等八个单位组成。从地方和部队抽调油罐车、水罐车、电台车、物资装备车、越野吉普车共18辆,司机20名,携带电台3部,配有7名通讯报务员;还带有6顶大帐篷、两口行军锅、两支信号枪以及数发信号弹和生活用品。

搜寻的范围是:库木库都克大本营周围,彭加木脚印消失处周围,疏勒河故道周围,八一泉周围,红十井周围。

搜寻的方法是:改变前几次为了搜寻活着的彭加木,采取跑线为主的搜寻方式,而采取“拉网”战术,点、线、面相结合的方法。分组分段,使用罗盘,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得超过80米,凡是找过的地方插上红旗为标志,提出的口号是:不丢一个沙丘,不拉一丛芦苇,不留一处空白!遇到低洼地带,甚至用上了钉耙扒寻,但这次没有动用飞机参加搜寻。

这次参加搜寻的有1029人次,搜寻面积1011平方公里。最终的结果:依然没有找到彭加木的遗体和任何一件遗物,彭加木失踪依然神秘!XLW

【提要】干尸头部有3处钝器伤、四肢11处锐器伤、胸、腹、背部有27处锐器伤。若非人已经死了,尸体成了干尸,那么凶案现场一定极其血腥恐怖。

我的名字叫朱明川,生于广西,一介草民。恢复高考后,我考上了原南宁地区卫生学校,毕业后就分配到马山县贡川卫生院工作。1986年,我开始在马山县公安局从事法医工作,95年后兼任马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,负责法医鉴定及主持刑事技术工作。前几年,公安局只有我一个法医,在基层做法医,接触高度腐败尸体是家常便饭,凶案现场也极具震撼力,搞得我一度想逃走。

世事多变,后来有一个案子让我改变了心态,决定继续干下去。本人现在还在云南,没回广西,先发四个特别案件吧,当故事看就好……别纠结是真是假

罗布泊干尸案

严格地来讲,我算是半路出家的法医,因为我是从卫生学校毕业的,所以在后来的法医生涯中,我都积极争取机会去进修。北京人才济济,我去那边进修过好多次,期间结识了一位老法医。那位老法医德高望重,不仅参与侦办过多起大案,还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机密,其中就包括一件科考人员神秘失踪的奇案。

2012年11月,我又去北京学习,当时才得知那位老法医去世半年了。老法医一直很低调,为了尊重这位前辈,他的名字我就不提了。当然,我既然写了这篇文章,那肯定不会到这里就结束了。我曾以小说家的身份写过几本书,那些悬疑故事多多少少有夸大的成分,因为涉及机密的话,当事人其实很难有机会记录下来,有关部门更不可能让你传出去。故事越是夸大,越是虚假,不过这一次我要说的故事却是真实的,甚至能让一个大谜团得到合理的解释。

隐瞒了38年的秘密!有人在美国看见彭加木!,佛山梁园平面图
TAG:

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!

编辑:85dir 关键词:

网友评论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